会员登录

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家居商务网>> 行业论坛>>正文内容

林作新:新中式向前跨一步是哪里

点击数:

核心提示:

  • 新中式向前跨一步是哪里

最近听说新中式很火,我不知道叫好是否也叫座。

中国传统家具,从明式到清式,然后在民国时期经历了“断层”,被抛弃了。民国家具是外国的款式,中国的做法,不洋不中。

民国家具不仅仅在民国时期,甚至延续至今。西方的设计,至今还是中国市场的主流,占市场份额的90%以上。

这是因为孙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的不彻底,经济没有解决土地问题,政治也由军阀把控。因此,整个社会仍然处于“转换期”,等待另一场更彻底的革命。

但社会组织的任何改变,都会影响到社会价值观、社会意识形态的改变。五四运动喊出打到孔家店,把中国的落后与衰弱统统归咎于中国传统文化。

因此,中国传统统统不要了。

中国传统家具也遭了殃,被西式取代。

然而,中国人内心深处的价值观却没有太大的改变,还是存留着农耕文化。因此还是以“红木”为材料,西式的家具也渗杂了许多中国的文饰。

因此出现了许多可笑的场景:

西方人看为吸血、丑恶、阴暗......的蝙蝠,出现在路易斯沙发的木架上。

这类的场景很多,而且至今还出现在许多自称为欧式高级家具之中。

在改革开放之后,中国的经济力量日渐增大,人民的物质生活日渐丰富。人们日渐找回了“自我”的信心,日渐回顾自己本身的固有文化,并且日渐认同。

因此,中国传统家具又被捡起来,然而传统家具放到今日的生活当中,总显得格格不入。毕竟,我们距离明清农耕时代,已经非常遥远了。

自然而然地,中国传统家具的设计,就必须改变了,“世变则事变”(管仲语)。向哪里改变呢?和西方一样,往简约改变。

西方在文艺复兴时,首先出现了雕刻非常复杂、体量非常大的巴洛克(Baroque),之后是较简约的、较小型化的洛可可(Rococo)。二次工业革命之后,这些“繁杂”的家具已不适应工业革命之后人们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了,因此发展起了新古典主义(Neoclassic)的设计,一直到大战之前。

假如没有世界大战,那新古典主义一定会逐渐简化,不会一下子进入战后的现代主义的设计风潮。

西方忽然中断了新古典主义的设计,没有让它逐步发展、逐步延伸,是因为世界大战。

战后百业萧条,物资十分匮乏,喜欢装模作样的欧洲人,也顾不上优雅了。这时候是“有的用就好”,一切简单将就,这就是他们口中的现代主义,沙里文取代了阿Q说少就是多“less is more”。

后来欧洲人有钱了,不要阿Q了,改说:“less is bore。”少就是单调。又要多一点了,多一点什么呢?民族性的、个性化的,什么什么的。

大家看到了没有,设计潮流,其实是和经济环境相关的。

回到中国,随着国家整体经济实力的增长,中国的传统文化,也会挤压盘踞在中国的西方现代文化。马林诺夫斯基的文化三因子理论说,这两者是会相互排挤的。

 

中国传统家具往简约改变,就变成了现在的新中式,相当于西方的向新古典主义设计的改变,以适应工业化了的新的生活方式。

和西方的新古典主义一样,新中式还是抓住了传统的尾巴,以中国的元素来延续传统,并且和民国家具一样,紧紧抓住红木作为材料不放。

红木现在怎样?假如把红木理解为硬木,那也罢了。偏偏就来一个标准,说只有5属8类29种才是红木,其他的硬木,没有得到钦点,不算。

这样子一来,可用的木材范围非常小了,更可笑的是这29种木材之中,有19种属国际濒危物种,是禁止砍伐的,要进口只能走私。红木的价格怎么样?肯定是飞涨,这样一来,用红木为材料的家具,能发展吗?能生存吗?

答案其实很简单:不可能!

那么,新中式向前跨一步是哪里呢?会不会像西方的新古典主义的设计往前走,“一步回到解放前”?那么大的反差?

我想是不会的,因为中国的经济整体是稳定的,但是死扛着红木作为材料是不行的,因为:

——消费行为改变;

——经济条件改变了。

今天的主流市场是90后,年轻人逐渐进入快销市场的消费形态,并且追求时尚与舒适。因此,成本非常高的红木家具,对年轻人来说,就没多大意义了。

因此,新中式红木家具,如果要争夺国内的大市场,就必须砍头砍尾,那就是:

中式家具。

去掉“新”字,去掉红木,和其他国家一样,比如英式家具、美式家具、法式家具、意大利家具......。

这里所说的现代,是时间观念,不是指现代主义设计。今天中国人设计给中国人使用,符合今天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的家具,我认为就是中式家具。

我们不会像西方从新古典一下子到现代主义,因为我们现在没有战争的破坏,因此我们不会有断崖式的转变。但经济条件的改变,会逼使新中式很快走向中式设计,这其中的关键是我们花不起、也不应该使用红木了。

除了CITES等国际机构,以及国内的法律的禁止之外,中国的消费人,尤其是年轻的消费人,也买不起比较贵的新中式红木家具了。

——因为房价高涨,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跟不上,必然会造成消费的紧缩。

2006年:居民负债收入比18.5%;

2018年:居民负债收入比77.1%。

——据工行董事长谷澍说:2010—2017年居民储蓄存款增长与可支配收入比从25.4%下降至12.7%,降幅达到一倍。而与此同时,居民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,已升至49%,几乎占GDP的一半。

 

近年来节节下降,尤其是今年春节过后,3月到4月,直线下降,到5月份,消费增速更是过去15年来最低的,和非典时期差不多。

由此可见,中下层的居民,确实没有多少钱了,而这部分人占人口的80%以上。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年前6个月,不仅是红木家具,其他高端的欧美家具都卖不动的主要原因。现在大多数人追求的是高性价比的刚需家具。

因此,新中式红木家具走向中式家具,去掉红木,就是为了争夺主流市场,叫好又叫座,否则就会被市场所淘汰。

 

文章转自:林作新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

同类资讯

    没有相关内容